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凌辱女友一
凌辱女友一

? ? 那時大學二年級,我和女友去日本,帶隊的那傢伙阿肯很色,老是盯著我女友,可能她比較漂亮。女友在老家很保守,去了旅行倒是很看得開,穿戴都很性感,露臍、露肩都穿。



有一晚去disco玩時,和那阿肯跳得很癲,寬鬆的吊帶裙子把乳溝都露給阿肯看,不過她好像玩得很高興。



所以說女人真善變。不過我不是想說這個。行程最後一晚在東京,阿肯向我們發住房門匙時問我們有誰還要去新宿區一嘗日本夜生活,說是去甚麼嘰嘰咕咕,用日文說,我不懂聽。



來日本前倒是有朋友告訴我說日本有脫衣秀可看。團友裡有一對三十幾歲的夫妻叫jack和阿怡,聽了很興奮。



阿怡對我們說:「沒試過要見識一下。」他們以前來過時也試過,這次還要去,今晚穿上漂亮些。



我想來很難得來日本一趟,真的要見識一下。不過見識費用真高,女的要9千日元,男的要1萬7千日元。真是太貴了,結果去的人只有我和女友、jack兩夫婦、還有另外兩對不知道是夫妻還是男女朋友不太熟。



阿肯帶領坐taxi去新宿區,他事前告訴我們那裡有黑社會,別亂來得罪他們不好玩,裡面不能拍照。



來到一個燈火通明的橫巷,買票鑽進一個地牢。阿肯本來是領隊不想進,後來不知道為甚麼看看我女友,也就買票進場,他是帶領,有半價優惠。



那場在地牢,有兩個墨鏡黑衣大漢守門口,我有點擔心,立即守規舉排隊進場。



一進場,有個日本人嘰嘰咕咕揮手叫我們上車。我很奇怪還要坐車。車上好像擠滿人,我還想說不如等下班車,那日本人不知所謂地把我和女友推上車,後面阿jack夫婦也被推上來,然後阿肯,還有其他人,後來其餘4個團友也要擠上來。



上車之後,我和女友被另外日本人拉來拉去,還要擠到車尾。我女友那晚穿短T恤露腰的,和短裙子,給這樣一擠都有點狼狽,我幾次見她圓大的乳房部位壓在陌生男人身上,有些醋意,不過我自己也很狼狽,沒空理她。



我們一直擠到靠近車尾部份才停下來,我才發現這車真有問題,坐位裡全是假人,應該是塑料,放在商店廚窗那種。而我們真人卻要站著。



我沒想那麼多,因為一陣香水氣味傳來,我身邊是個日本妞,這時我才驚覺我和她靠得太近,整個下身壓在她圓圓屁股上,我還裝很正經想要縮後,才發現後面也有個女人胸脯貼在我肩上。



我還是假正經,但車子開始晃動地來,我褲子裡的雞巴勃起來,在她屁股上擦來擦去,她回頭盯我一下,我看她還漂亮,但沒有惱我,還故意隨著車子晃動搖著屁股。



我開始知道這玩意是甚麼,那車子也不是真車子,窗外的夜景是貼上去的不會動,而這些日本少女是特別安排來這裡擠來擠去的。



我還在陶醉,忘了女友被擠開,離我兩個人之遠,她突然叫了一聲,我才注意她身後的鬍子男人像我的動作一樣,在擠她的屁股,這時其他的女人也開始有點騷動。



這可能是今晚我們的節目吧。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看她的臉,倒是笑嘻嘻的沒有慍怒。



她向我這裡擠來,胸部貼在我手臂上,但後面那男人跟著她來,繼續用下體擠她的屁股,我被這三個女人夾著很高興,看到那陌生男人擠女友的屁股,初時有點醋意,後來倒很興奮,還故意把女友擠向他。



女友也故意推我的手,使我手肘撞到那日本美媚的胸部,感覺挺柔軟的。



這時我女友又叫了一聲,我向她身後一看,幹他娘的!



原來那男人不僅是用下體去摩擦我女友的豐臀,這一次還用手去摸,手掌還從她兩股間壓下去,雖然隔著裙,但這樣公然無禮真是第一次見。



不過我也沒出聲阻止,想想自己也可以這樣做,於是偷偷伸出手掌去摸我身後那少女的大腿,好滑呢,真是爽死,這種又刺激又興奮的感覺,難怪很多男人喜歡毛手毛腳。



突然車裡燈熄了,黑冬冬的,甚麼都看不見,身前身後很多人擠來擠去,我只能隨浪漂流,還有不少女人叫過一兩聲,可能我女友也叫過,我分不清聲音是誰。



我也趁機抓向我身邊女人的乳房,她也叫了一聲,真他媽的挺過癮咧。



突然車燈又亮了,比剛才好像暗了一些。我有點不好意思縮回手,見到原來那女人是團友阿怡,幸好沒給她老公jack看見。



我正想縮手,阿怡稍聲說:



「已經交錢來這裡玩,何必那麼拘束?」



但我還是不是很大膽,只是稍稍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很有彈性,真爽!阿怡又叫我看她老公,原來離我不遠,我看見他正擠著我們一個女團友,手掌都按在她的大胸脯上。



我看了明白自己應該做甚麼,大起膽來,把手伸進阿怡衣裡,隔著乳罩摸弄她的奶子,她還假裝很無辜的樣子,想躲開我,我的手指就探入乳罩杯裡,哈!被我摸到那已經挺起小乳頭。



我在想,如果現實中每天都能這樣坐車,就簡直神仙也不當了。



我女友這次相隔我較遠,我看不清楚她到底有甚麼遭遇,只見她無手扶著扶手,整個人快要軟了下去,她後面的是個西洋旅客,很集中精神在她身上,她的短裙被拉到幾乎及腰,我看不清楚,但可以想像得到那洋鬼可能從她裙底在弄她的私處吧!真是豈有此理!



我發起醋勁,也把手從腰間伸入阿怡的裙裡和內褲裡,手指摸到她的陰毛,算是心理上報了仇。



不知何時,領隊阿肯擠到我們這裡,他的獵物是剛才被jack摸乳的那個女團友。他看到我,興奮地從手裡拿出三個乳罩,說:



「這三個都是我們團友的,其中一個是你女友呢!」



果然我看到一個熟悉淺藍花邊乳罩,真是他媽的淫賤!拿了人家的乳罩還要到處宣傳!



他叫我和他對換位置,原來他想過來連阿怡的乳罩也拿走,他說他今晚目標是把所有女團友的乳罩都拿回去珍藏。



真沒他的辦法,和他掉了位置。突然燈光又滅一下,然後閃動起來,有點像disco那樣,只是少了音樂,多了模擬車聲。



那些人又開始騷動了,不過這次因為還有燈光,可以自己選擇要擠到那裡去。現在車裡的氣氛很淫靡,男男女女都在互相擠弄,互相伸手到對方的褲裡、裙裡、衣裡摸自己平時不敢摸的各種器官。



我有點擔心女友,便擠到她那裡去。燈光不再閃動,但很明顯更昏黃,那種氣氛更有利我們這群色鬼。我靠近女友,見她的上衣果然突出兩粒小豆,沒有乳罩果然性感得多。



我偷偷去摸她的奶子,她的奶子沒大男人那女友E杯,倒也是D杯,35吋胸圍,加上她屬稍纖瘦型,在細腰的襯托下,那兩個奶子顯得特別大,我的手感到很柔軟,放開的時候還很有彈性一晃一晃的。



我問她說:「好不好玩?」



她說:「很好玩,只是有點不好意思。」



這時有個洋妞擠在我們中間,我就去搞她。女友也沒閒著,有個日本男人在她後面摸她屁股,還彎下腰去揭起她的短裙仔細看,所以我說日本人是最淫賤的。



不一會兒,阿肯又色迷迷擠到我身邊,好像現寶那樣把四個乳罩拿在手裡,像向我示威那樣,然後插在身後的褲袋裡。



他擠過來的目的當然不是我,而是我女友,他擠在我女友身後,把她小蠻腰抱住。



女友知道我在旁邊,不好意思想要避開他,但她擠不出去,結果給他推向一個椅背邊,被他壓住。女友那上衣是露腰的,所以他抱著腰已經能摸到她的滑膩肌膚。



我身邊又換了個日本小美媚,身裁較婑卻生得嬌俏,穿著校服呢,我想又是這裡人員扮的,不過她的裙子真短,我已經忍不住掀起她的短裙,手指在她兩腿間的內褲上摸壓,她很逼真地用手想推開我,引發我的獸性,中指越是用力插在內褲中間凹進的地方。



我這時正忙著自己找開心,那裡女友正給領隊阿肯找開心,上天真是他媽的公平,所謂淫人妻女,妻女也必淫人,阿肯把兩手伸入她的上衣裡,在她胸部摸來摸去,女友裡面的乳罩早就給他脫走,這時可真是他媽的真空呢,無遮無掩任他玩。



我醋意很大,我以前就是被女友的美貌和那誘人的乳房所吸引,足足用了兩年時間才追求到她,把她私有化,現在她胸前那兩個我的私有財產竟然任這領隊摸捏,真是想不開。但又覺得異常興奮。



我把眼前這日本女生校服的鈕扣解開,然後伸入進到她的校服裡,摸她的奶子,奶子不大,卻和她扮演的身份很配當,所以給我感覺她真的像個中學生,倒也很誘人。



另一個男人擠來,和我一起夾著那個少女,把她夾得像三文治,我們一人抓她一個乳房玩弄著。



我再看向女友,她背著我,而且身後還有阿肯在搞她,所以我看不見她的神情,只看那阿肯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還緊緊地握著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肯的另一手已經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我送給她的那件薄紗性感小內褲。



阿肯的手放在她雙腿間,搞她的私處,她的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但沒有避開他。這時阿肯已經開始發狠起來,突然把我女友推伏在那個椅背上,女友上身伏下,屁股就高高掛在椅背上,真是她娘的性感極了。



阿肯就順勢把她的內褲脫了下去,但沒完全脫掉,掛在她的右小腿上,他右手兩根手指就朝我女友兩腿間那黑毛地帶的小穴插了進去,然後就挖了起來,我女友只是照著他的節奏動著。



女友在老家時很正經的,就算和我造愛也不會這樣,我實在沒見過女友這副淫樣,真是她媽的,就算給匪賊入屋姦污也不會這麼誇張吧!



我一邊看著女友給領隊阿肯凌辱,一邊玩弄身邊這日本女生,我給女友的淫蕩樣子逗得雞巴脹大好幾倍,所以不由分說把這日本少女的內褲脫了下去,把她抱著,拿起雞巴就對準她的小穴要插下去,她卻伸手握住我的雞巴,回頭嘰嘰咕咕說好幾句日本話,見我不懂聽,示意我放開她。



我沒法只好放開她,她指向車墻上貼著一個告示,圖中一根雞巴插進女人小穴裡,但有個大「X」表示不准。



我後來才知道這裡是不准打真炮的,另外一邊就可以打真炮,不過入場費要貴兩倍。



那日本少女見我很不好意思,便主動握著我的雞巴,上下上下地套弄,她的手很幼嫩,所以我的雞巴真是爽極。



我女友那裡整個下半身都給阿肯脫光,而阿肯也抽出雞巴,我腦中翁翁作響,女友會不會就在今晚無意的玩意裡被這領隊操幹呢?



不過很快有個日本男人擠過去,阻止他真的把雞巴插入我女友的小穴,因為這裡是不准打真炮的,阿肯當然也是知道,我相信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於是他把雞巴壓在我女友的屁股上,上下地縱動著。



我正這裡看過去,如果不知道剛才有工作人員阻止,還以為他真的在幹我女友呢!



結果他把精液射在我女友的屁股上,而我把精液射在那日本少女的校服上,真是各有各爽。



一小時很快過去,我們稍整理一下衣服便下車,接著被帶到旁邊一個紀念品店裡,就像旅遊點的紀念品店,裡面有很多性禁品賣,我和女友錢不多,所以沒買。



裡面也有賣衣物,因為很多男女都不見了衣服,女的多數乳罩和內褲都被拿走,我女友乳罩和內褲也是沒有了,裡面是真空的,我認為很性感,加上衣物很貴,也沒有買。



再過十幾分鐘,我們就沿指示牌走出去,前面已經有人嘩然﹗



原來有個大屏幕,有五、六十吋的大電視,把剛才我們在車廂裡的淫亂都拍下來,原來有多個錄像機在拍,而且用了紅外線,很清晰的,大屏幕輯錄多個精采片段我女友也上了鏡,是阿肯在她身後摸她的情形



那時我在背後沒看到,這片段卻是從前面拍得,所以一清二楚,原來阿肯最初伸手進我女友的上衣裡摸她的乳房,後來竟把她整件上衣翻起來,女友兩個35D大乳房就在鏡頭前搖晃,然後阿肯雙手從她身後摸來,擠捏著她的大乳房,還有手指捏她的乳頭。



在場每個人都看得很仔細,我女友則面紅伏在我身上。原來每個進場的人離開時都免費奉送一盒錄像帶,是他們剪輯的個人精采片段。



可以要求改做成CD-ROM,等十分鐘就行,不過要另加3500日元。我們只拿走那份免費錄像帶就算了。



回到酒店,阿肯還緊隨著我們,還不時拍我女友屁股,他知道她裡面沒穿內褲,女友也沒有發怒,還去追打他,嘻嘻哈哈的,真的和她還是大學生的身份不符。



不過我也沒阻止她,反正明天已是最後一天,就不會再見到阿肯,今晚任她玩玩吧,通常在外地的心情和在老家的心情不同。



老家怕給熟人碰見,所以很多明星到外地去的時候都很開放,有些女明星還去美國沙灘裸泳呢。



我想女友也是這種心情吧!快要進房,阿肯竟然把我女友整個抱起,一手抱背、一手抱腿彎那種方式,說:



「我替你把新娘抱進房吧!」



我笑笑打開房門,他就把我女友扔向床,那彈簧床彈了一下,女友的短裙自然翻起來,雙腿間的小穴大刺刺地露在我們兩人跟前,她還不為意,繼續嘻笑著,阿肯才依依不捨離去。



我和女友互相講起經歷,她還說有時被陌生男人或其他男人摸弄奶子和小穴感覺很興奮,我既妒忌又興奮,那晚我們連續幹了五次,直至全身發軟,伏在床上睡去。



如果大家看了我這篇,也想去玩玩,告訴你們那玩意叫甚麼,那是領隊後來告訴我的,叫「痴漢模擬電車」,在新宿區,只在晚上十點至第二天早上六點,其他時間休息,問一下領隊或日本導遊就會知道。



去的時候要留意幾點:第一是要有錢,沒錢別去;第二是有黑社會把門關,別在裡面硬來;第三是要有心理準備,女朋友或妻子如果不能接受,可能會導致翻臉。



上面說的「痴漢模擬電車」是我自己親身經歷過,但不能真鎗實彈,有人可能覺得不夠過癮,那公司還有另外一個入口,叫「痴漢模擬腳本」,是可以真鎗實彈。



我自己沒去過,因為沒有錢,入場費女的要2萬4千日元,男的要5萬日元。



真是他媽的!各位不知道有沒有興趣拿錢給別人用還要把自己女友或老婆貼給人家幹呢?



聽我們領隊阿肯說,到「痴漢模擬腳本」玩的,不論男女都有至少兩次機會和異性幹,裡面是不玩同性的,別害怕。



那玩意是有個工作人員裝作導演,然後要求進場的人扮演各種角色,好像扮警察、護士、教師、學生、律師、洗廁所工人、入屋行姦的賊匪,反正甚麼都有,不過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幹!



每場都會安排使男女人數相同,不足會找些工作人員代替,一般女生較少,所以經常要請兼職來做,來兼職的別以為人家是妓女,通常不是,很多住家婦人和學生來兼職,有的幫補收入,有的賺錢去拿化妝品而已。



日本女生對性很開放的。玩「痴漢模擬腳本」有幾點要注意:



  第一,當然要有錢,不用說。



  第二,雖然真鎗實彈,但要戴套套,外面買進去較好,裡面聽說很貴。



  第三,當然要和女友說清楚,別進去才後悔,被姦後哭了沒人理。



  第四,要懂少量日語,因為你一點不懂,就不知道導演叫你做甚麼,亂哄哄的,黑社會會以為你在鬧事,那時說不定把你和女友一起拖到巷裡幹,免費的。



還有一點,最好不要和異性家人一起去,除非你有怪癖就另當別論。裡面那導演不會理你們有甚麼關係,反正男和女幹來幹去就是。



阿肯說以前他帶的團,有兩對團友跟他去玩這玩意,那兩對男女,其中一個男的是另一對女友的親哥哥。



進去玩,那女友扮在家的女學生被人入屋行姦,那哥哥也給命令演賊匪,他不去,導演堅持要去,幸好他懂日語,要求把她妹妹蒙起眼,導演答應他,結果他真的去幹自己蒙著眼睛的妹妹。



那哥哥還以為不給妹妹知道就能避過尷尬場面,但當他們回酒店的途中,他妹妹還問他幹親妹妹有甚麼感覺,原來他妹妹是知道了。



大家一定以為他們會翻臉,結果他們兩對上到酒店房的時候,就進去同一間房子,把另一間空著。



阿肯說,那時日本酒店很旺,他把多出來的房子退給酒店,還可以退回不少錢,酒店把那房子又租給另一些遊客。



別越扯越遠,大家留意上面價錢是兩年前的,現在不知道是甚麼價錢,只作參考而已,別找我算數,我可沒錢陪你們。



我自己今年大學畢業出來賺錢,希望快點儲足錢,再去一趟日本。當然也會先學點日文。









凌辱女友!(二)





自從去完日本,我就很想找機會凌辱她,暴露她,但她回到寶島又恢復她那種保守和矜持。



這次來公園,在沒多少人的地方,我就幾次偷偷摸她的胸,想弄她,她都說不要,她說給親戚朋友知道,臉不知道要往那裡擱,她身穿連衣米黃裙子,不是很短那種,我很失望,沒有機會能裝作無意讓她走光。



夏天天氣很怪,突然來個烏雲,我們不及逃走就下起雨來,本來我還用手幫她遮雨,但我看到她背上濕的地方,乳罩的帶子顯現出來,我心裡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讓她暴露一下。



於是我故意拉她的手說:



「別躲別躲,我們來個風中漫步,好浪漫啊!」



女友啐我,但還是苦中作樂,拉著我的手在雨中揮動,慢慢走。夏天的雨特別大,我自己覺得全身都濕了,眼鏡全都是水,看不到女友的影子,只由她把我半拖半拉到一個電話亭裡。



我把眼鏡擦擦,重新戴上,見女友還在理她披在臉上脖子上的長髮,我見她全身都濕了,連衣裙貼著肉,夏天連衣裙裡只有乳罩,所以整個乳罩都現出來,連那兩粒外面看起來黑影的乳頭都看得見。



最好笑連肚臍都看得見,胯下因為沒貼到肉,當然沒看見,不過現在看起來已是半裸。



雖然我好幾次想凌辱她,但這次實在太誇張了,總不能讓她半裸在街上跑來跑去,最可惡是離家還遠,要搭好幾站公車才能回到家,總不能讓她任由車上人觀賞吧。



我想起有個叔叔住在附近,不是親叔叔,是爸爸的遠房堂弟,因為同姓才叫他叔叔,他和我還算熟,我中學時候,他經常來我家幫我弄電腦,他的家我也去過幾次。



他是屬單身貴族那類,身邊女朋友經常換來換去,現在三十幾歲還沒固定女友。



不多說了,反正我找到他的電話就打去給他,他說剛剛下班回家,不過歡迎我和女友上去他家,反正還沒見過我女友,認識一下也好。



雨小一點的時候,我們就奔跑去他家,只過兩個街道就到,我看到女友背後屁股兩團肉都濕得像完全暴露,不忍心,還是脫了上衣給她披在身上,不過輪到我露點,白色背心上面有兩黑點。



真是,他媽的,上天有報應,使我和女友同病相憐,上演一齣“兩個露點的情侶”。



好不容易才來到叔叔的家,他開門時眼睛死死盯住我女友,我有點後悔是不是該來這裡,幸好我女友披著我那件外衣,半遮半掩不致走光太多。



叔叔也清醒他不該這樣看著我女友,忙說拿衣服給我們換。他拿了好幾件出來,女友選了一件上衣和短褲進去浴室裡更換,我就在房裡更換。



叔叔身型有點胖,衣服穿在我身上大一點,褲子要用皮帶扎才行。女友可能稍為沖一下身子才穿,所以進去浴室較久。



叔叔的房子也屬單身型,一間睡房、一個小廳、一個小浴室,廚房只有一個像酒吧台那樣一條,和廳是打通的。



他很少自己煮飯,那廚房只是燒水調酒的地方。過了好一會兒,女友在浴室叫我進去,我向叔叔打個不好意思的手勢就溜進去。



原來那襯衣和短褲對我女友來說都過寬,短褲用布條扎一下就行,她是恐怕襯衣太寬,胸口空隙太大,稍伏身兩個35D乳房就走光。



我拿來扣針替她扣住領口,突然我心裡有個慾望想暴露她凌辱她,表面上像是替她檢查鈕扣,偷偷把她胸口的鈕扣鬆開,就是只有半邊扣住,她只是緊張領口部位,看到我用扣針扣住,就安心了。



我們把衣服掛起來涼乾,叔叔叫我們一起玩UNO,不知道各位色友知不知道UNO這西方玩意,要多人才好玩。



我們三人不算好玩,但實在無聊,電視節目又難看。我女友玩得很投入,當玩到+5支牌給別人,興奮得手舞足蹈,她胸口那鈕自然鬆脫,我坐在對面不能清楚看到,但叔叔坐在她右邊,應該能看得很清楚。



我見叔叔開始不太專心玩,不時斜眼去看她的白晢晢的胸脯,我女友繼續嘻嘻哈哈的,完全沒有留意到。



這一局當然是叔叔輸,他拿得滿手是牌,我女友贏就自覺去收牌,牌散得滿桌,所以她只好站起來伏下身去收。



這時連我也清楚看見她襯衫胸口,那寬大的空間,把她左邊大半乳房都露了出來,她收牌時還不斷動手,當手收到她身邊時,那空間敞得更開,襯衫太大所以無法包住乳房,於是整個左乳完完全全暴露在我和叔叔面前。



幹!連那乳頭都能清楚看見,她卻毫不知覺繼續收牌,動作使她的大奶子繼續在我們面前晃動,幹她媽的,簡直是說不出的淫,害我褲子裡都脹滿了。



雨沒停,叔叔叫我們吃完飯再走,他叫了外賣Pizza,在桌子放上塑料餐布,沒法在桌上玩,我們移師坐在地上玩。



我和叔叔坐在我女友對面兩邊,因為我坐她右邊,我想這次叔叔看不見她的奶子會專心一點吧,但他還是不專心,經常盯著我女友,我有點奇怪,也學他盯我女友。



哇塞,真是要幹他全家!原來我女友穿的短褲很鬆身,而這短褲本來是外穿的,沒想到裡面會沒穿東西,結果女友每動一下腿,我們就能從她褲筒看到她大腿根部內側,有時連黑毛毛也能看見。



結果我和叔叔不專心的情況下都輸了,她更是興奮手腳亂動,我們也看得心跳亂動。



晚餐時,叔叔調個雞尾酒我們試試,女友只喝一小口便臉紅紅的,看起來更迷人,我喝一小杯,叔叔喝了兩杯,當然沒人醉。



晚餐後天還在下雨,不很大,但潮濕的天氣使我們衣服沒乾,叔叔叫我們在他家裡過一夜,反正明天還是暑假,於是打個電話回家就決定住下來。那晚我們繼續玩UNO,不過女友不知何時扣好衣鈕,沒甚麼好看頭。



晚上睡覺是個問題,叔叔把他那僅有的一張床讓我們睡,我當然婉拒,他不像我們放暑假,他明天還要去上班,所以我們堅持他睡。



我和女友睡在廳中,她睡在沙發,那沙發可以張開變成單人床,我則睡在地上。當燈熄後,可能有點酒意,女友很快睡去,我偷偷伸手進她寬鬆的襯衣裡摸她的奶子,她半醒中把我推開:



「別搞我,被你叔叔看見不好意思。」



沒辦法我只好忍著,躺在地上沙灘席睡。叔叔出來廁所拉尿要經過廳,我裝睡,不然他以為吵我會不好意思,但最奇怪是去了一次不到十分鐘又要去一次,幹,他腎虧嗎?那麼頻尿的?



後來他進房後我覺得可能是女友的原因,她的睡姿不好,反了幾次身把那鬆身的襯衫都扯到胸脯上,肚子當然暴露,如果特意從下面往上看應該可以看見奶子,所以很性感的,所以叔叔經常上廁所,是想偷看她吧。



我心理又開始變態,既然叔叔喜歡,暴露一下給他看也無妨,於是趁他回房時,偷偷解開女友的衣鈕,解了兩顆,這樣有大半奶子可以看見。



果然不久叔叔又要上廁所,這次簡直站在廳中看了很久都沒進廁所,我裝睡,心裡大笑:



「哈哈,叔叔,幹你媽的,你真色!」



叔叔這次真的沒進廁所,躡手躡腳來到沙發旁,對我女友左看右看,但又怕我們醒來,所以進廚房拿個飲料,再出來站著看,如果我們真的醒來,他可能裝拿飲料,不是故意看的。



突然他伏下身,竟然伸手去解開我女友的另外幾顆鈕,好像也是解兩顆,然後又站直看著。



幹!他真不知足,其實多解兩顆,女友不轉身也沒甚麼,不一會兒,女友又轉身,側睡。



幹!實在是幹她媽的,襯衫完全鬆開,整個左邊奶子抖了出來,在叔叔面前晃動,可能35D是夠大的,所以還晃晃,乳頭也隨著動,我偷看叔叔短褲裡全都脹起來,不過他不敢留太久,又回到房裡去。



女友睡的時候很死,她完全沒有醒來,我這時在想要不要幫女友扣回鈕子,還是繼續讓她奶子暴露。



當我伸手到她衣服前時,做出來卻是另一個動作,就是把她的最後一顆鈕也解開,整件襯衫只剩下扣針,她又翻一下身子仰睡,兩個奶子大刺刺地暴出來。



她媽的!就算妓院的臭婊也沒這樣光光的任人看。叔叔又出來,他也有點驚喜,一手捂著下體那脹大的胯子,嘴裡還在自言自語:



「幹你母,你女友還夠淫賤,兩粒奶子全開放給人看,遲早給人肏得四腳朝天……」



他手裡又是拿著剛才那飲料,又站在沙發邊看我女友的淫樣,我心裡在想如果女友現在醒來會怎樣?



叔叔盯了好久,見我和女友都沒動,伸手在她肚皮上摸一下,女友沒動,他大起膽來,伸手到女友奶子上摸一下,連奶頭都摸了,女友稍微動,他嚇得退後兩步,見她沒動,又再大膽地摸她的奶子,這一次整個手掌握著她的奶子揉了一下,女友半醒,哦哦說:



「胡非,別搞我,睡吧。」她還以為是我。



叔叔自己笑一笑,又退回站的地方,女友又沒動。叔叔再看了一會,看到她的褲子還綁著一條布條,是因為他的褲子太寬大,所以要扎著,叔叔看到那是活結,於是用手一拔,整條布條鬆開。



他又悄悄回房去。我看到女友轉了兩次身,那寬大的短褲沒有布帶扎著,很快滑下,只遮著下腹,她反過去背著我,我看到她大半屁股都露出來,真是的不知羞的女友。



叔叔又出來,他看到這光景更樂,稍把女友的褲子往下一拉,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他彎低身子仔細看她兩屁股間,看來連小穴都給他看見了,女友這時又反過身來,褲子自動滑下,整個黑毛毛的私處都露出來。



我自己看得也快要脹破了,那時夏天我沒蓋被子,很容易給叔叔看到我的褲子,但他已經完全給我女友誘住,沒留意我。



他看來也忍不住了,把自己褲子脫到腿彎,露出那像他身型般的粗大雞巴,不過不是太長,他想幹甚麼?



幹他娘的,他用手握著他的雞巴打手鎗,我有點慌:幹你娘的,別打手鎗,我睡在地上呢,等一下別射到我!



他看著我女友幾乎全身赤條條然後搓弄他的大雞巴,只見那雞巴脹得好大,幸好沒射出來,不然真正受害者是我。



他看來還不夠火候,就不打手鎗,伸手去摸我女友的私處,很輕很輕,最初女友還不動,後來也稍動著身子。



我這時覺得這遊戲有點過火了,一來我本想暴露一下女友給男人看,沒想要給他們摸她那淫穴;二來叔叔再這樣下去,女友萬一醒了,大鬧起來,我這中間人很難做,說不定自己辛苦狂追兩年的女友就這樣離開我。



我想我是不是應該故意動一下身子,讓叔叔知難而退但是我看自己漂亮女友正赤條條給叔叔這色狼在弄,心理又是興奮莫名,完全不想打斷,結果我繼續裝睡。



我見到叔叔中指已伸入我女友兩腿間,女友開始有知覺,夢囈說:



「胡非大爺,別再弄我,讓我睡睡…」



叔叔全身僵住,沒動,女友也沒動了,她還以為是我弄她。不久叔叔又動起手,這次可能把中指挖進我女友的淫穴裡,女友輕啊一聲醒來,她張開眼睛!



幹,幹她娘的!糟了,這個笨叔叔竟然笨得把她弄醒,我不知叔叔是不是已經嚇死,我倒是心快從嘴巴跳出來,心裡一直用粗話地喊:



「幹,幹他娘,肏他母的,這次慘了,災難臨頭了。」



我先說叔叔來看或來弄我女友時,沒有開廳的燈,只開廁所裡的燈,側面照著,所以廳裡光線不強。



女友張開眼睛時,可能一開始不知道是誰,還以為是我,想推開,卻看到是叔叔,嚇得呆了好一陣子,張開嘴不知道要說甚麼,叔叔連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兩人跌倒在沙發上,女友全醒了。



叔叔捂著她的嘴,指指睡在地上的我說:



「乖乖,別吵醒他,不然就會有家庭慘變……」



女友本來還要掙扎,看到自己全身奶子小穴都露出來,於是軟了下去,叔叔才放開他的手,女友低聲說:



「叔叔,你竟然幹這種事……」



叔叔說:



「別大聲吵,吵醒他大家都沒臉……」



女友給他喝住,叔叔繼續說:



「我見妳漂亮,所以忍不住才……別以為我沒女朋友,我有很多女朋友,不過既然妳送上門,沒理由不吃……」



叔叔說完把我女友按在沙發上,這一次把她的褲子拉掉,兩手握著我女友的兩個大奶子使勁揉搓著,女友還想反抗,但不敢太大聲,結果就好像在配合他。



這次真是幹他媽的,玩過火了。叔叔,那是我女友,不是你女友,別亂來。



叔叔很有經驗,一手解開她襯衣上的扣針,別一隻手已摸到我女友的小穴那裡,食指和中指硬塞進去,我女友又輕輕啊了一聲,她自己也怕我聽到,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搖著頭,好像示意叔叔別再弄。



叔叔不理她,繼續挖她小穴,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斷扭來扭去。



我女友只懂一直說:「別,不要……」



但卻沒有甚麼實際行動,也推不開叔叔,她說:「再下去會吵醒他。」



叔叔說:「那去我的房裡。」



她還是說:「不要……」



叔叔沒理她,把她從沙發拉起來,整個人抱起,她身上只有一剩完全敞開的襯衫,真她媽的性感,叔叔抱著她,還把廁所的燈熄掉,四週黑乎乎,我甚麼都看不見,但很快眼睛適應烏黑,加上叔叔窗外有光,所以我看見叔叔把我女友抱進房裡,扔在床上。



幹他娘的!叔叔在那床上不知幹過多少女人,他經常帶女朋友回家幹,不過這次不同,他要幹的不是他女友是我女友咧,真豈有此理。



他沒關門,雖然光線較暗,但我還是可以在廳裡看見他和我女友,我心裡的憤怒敵不過我的變態心理,所以我還是決定看下去,不去打擾他們。



怪!現在講得好像他們才是情侶,我是第三者?真是豈有此理。



我女友在房裡好像掙扎得較激烈,雖然她不敢發出聲音,但好像比較大力推著叔叔。叔叔是情場老手,甚麼大場面沒見過?當他的手摸著她的小穴時,她全身只有軟了下來,給他推倒在床上。



他開始用嘴去吻她,弄得她吱吱唔唔,我看不清楚,但看來她的小嘴已經給叔叔的舌頭弄進去,他的雙手不停地抓握著我女友的兩個奶子,好像在搓麵粉做饅頭那樣,把兩個乳房搓來弄去搓圓變扁的,真是他媽的好手法,我自己在幹女友時也沒這麼賣力。



他的嘴吻下去,吮吸著我女友的奶頭。真他媽的!三十幾歲還像嬰孩那樣吮吸。



他一手捏弄她的左乳,右乳給他吮在嘴裡,還有向後拉,把整個奶子扯起,再放開嘴巴,讓那奶子彈回去,晃來晃去。



這麼連續幾下,我女友已經開始叫爹叫娘,氣喘喘,還要裝得矜持,叫著:「不要,不要……」



我知道她的脾性,平時很正經,但給我搞多幾下就會開始淫蕩。



叔叔雙手抱著她的圓嫩的屁股,又是來回這樣搓來搓去,不過我看得心慌的是他那脹得很硬的大雞巴不斷在我女友大腿內側摩動,他不會真的幹我女友吧,好歹我還是叫他叔叔呢,我女友以後還是他的侄媳婦,如果真的幹了,以為要怎麼見人?所以我想他會摩搓一番之後射完精就算。



  叔叔的手從我女友屁股那裡移下來,到她腿彎時,把她腿彎抱起,拍開她雙股,我女友這時也驚慌地說:「不要,叔叔,夠了,我們玩夠了,你不能插我那裡……」



叔叔好像沒理她,繼續用大雞巴在她下陰搓著,我在暗中只能看到兩團黑乎乎的毛纏在一起,還不斷上下動著。



叔叔的雞巴似乎強要進去,我女友用手捏著他的雞巴,說:「叔叔,就算你真的想來,也要戴套套吧,我和男朋友都是戴套套玩的。」



真是臭她媽的,還要叔叔戴套幹她?她是甚麼心理?簡直是淫到出汁!還把我和她之間的性愛行為告訴叔叔!



當然我和她從來是用套子,因為怕不小心弄出人命來,我們還是大學生,自己都養不了,萬一弄大她的肚子,怎麼辦?叔叔把我女友的手拉開,對她說:「沒套套更好玩,妳沒玩過就要試試看,包妳上癮!」



我不知我女友怎麼想,輪到我很矛盾,要不要起來阻止叔叔再進一步?我的理性和慾望在腦中爭論,結果這次理性贏了,決定不要讓自己曾經辛辛苦苦追求深深熱愛漂漂賢淑的女友被叔叔這獸性強姦,所以我從地上慢慢站起身來。



但我的決定太慢了,動作也太慢了,叔叔和我女友精神全都集中在互相間的肉體上,根本沒見到我的站起,而且廳中無光,他們不是用心看也是看不到我。



結果呢,真是要幹她祖宗十八代,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我女友已經「啊~」地叫一聲,是強克制下的叫聲,不是很大聲,但很明顯給叔叔幹了進去。



我頓時腦中空白,手扶在睡房的門邊,就這樣站著,呆住不能動。只見到叔叔那肥肥的臀部沉了下去,直至全身壓住我女友為止,我女友繼續啊著,聲音拉長,她自己捂著嘴,不想自己發出呻吟聲,因此只有唔唔的聲音。



叔叔的肥臀開始上下上下的運動著,我女友給他幹得唧唧響,我可以想像她那小穴的淫水還真多,給叔叔那大雞巴抽插時,發出唧水聲:「唧唧唧…」



叔叔一邊幹她一邊還問她:「怎麼樣,沒套套幹妳是不是更爽?」



她沒回答,只顧自己把頭搖來搖去,雙手緊緊拉著床單,兩個35D的大奶子上下上下隨著叔叔的抽插而晃來晃去。



真是她媽的淫賤,去賣淫做婊子也不用這麼淫蕩。叔叔把她下巴握住,不給她的頭轉來轉去,再問:「怎麼樣,沒套套幹妳是不是更爽?」



女友有氣沒力地說:「是,更爽…記得!別射在裡面,啊…」



就這樣叔叔把我女友幹了十幾分鐘,我女友已經不斷呻吟,完全配合著他,幹她媽的,還有沒有把我這男朋友記在心裡?



我見女友真的給叔叔幹了,現在阻止他也沒意思,不妨滿足一下自己慾望,繼續看他們兩條肉蟲表演,我於是又躺在地上裝睡。叔叔站了起來,我想大概完事了吧。



幹,又猜錯了!他把我女友從床上拉起來,把她推到窗台上伏臥的,然後大雞巴從她身後又幹了進去,這時我看得很清楚,因為窗外有光,兩人在窗台邊,我完全看得很清楚。



我女友哼哼啊啊的同時,還抗議道:「不要在這裡,會給人家看到哎。」



叔叔摸捏她兩個奶子,因為是伏下姿勢,所以她的奶子顯得特別大,還晃動抖動,叔叔哈哈笑說:「給人家看到妳這淫母狗也不要緊,妳又不是我女友。」



幹他媽的,竟然說這種話,人家的女友給他幹還不夠,還要將人家的女友幹得像隻母狗,放在窗口任人欣賞?



那窗台不高,叔叔站著,我女友半跪著剛好給他從後面幹著小穴,他還將我女友雙手向後一翦,使她全身都挺立起來,兩個圓大晃動的奶子正正對著窗口。



真是,不知怎麼說,幹她全家的,如果對面樓有那家比較遲睡覺,正好能完全看到我女友赤身露體,以後我和女友又怎麼有面子在這區遊玩?



不過我自我安慰,明天還是平日,很多人要上班,現在應該都睡去吧。就這樣叔叔又把我女友幹了十幾分鐘,然後好像奮力衝刺,我女友都不顧得我會不會聽見,大聲地呻吟起來,幹,就算呆子也知道他們是在高潮。



我女友高潮時還想推開叔叔,說:「別在裡面射……」



但叔叔哪裡有聽她的話,他把雞巴狠狠插進去,就抱著我女友的纖腰,一抖一抖,像拉尿後那愉快的抖動那樣。



幹,這次可慘了,那些精液都灌進我女友的小穴裡,萬一把我女友的肚子搞大,怎麼辦?



我想著,冷汗都在額上滲出來。之後沒甚麼好看,叔叔很累倒在床上,我女友跑進浴室洗澡,穿好衣服回到沙發上睡,一切回復平靜,我也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天是女友叫醒我的,已經是十點多,叔叔已上班去,女友笑瞇瞇地在我臉上吻一下說:「快起來吧,懶惰豬!」



她是那麼可笑俏麗純真,我如果昨夜沒親眼見到她被叔叔幹得淫樣百出,誰告訴我她給叔叔幹了,我也不會相信。



其實,暴露和凌辱女友是很令人興奮的,不過各位色友最好是學“小小大男人”那種形式,女友是暴露了,但沒有玩過火。



像我這樣就很過火,結果把自己的女友白白送給別人姦淫,這次最慶幸的是我女友沒給叔叔幹大了肚子,不然我想我不會有心情在這裡和大家胡扯。暴露或凌辱女友,有些事情要注意:



  第一,不要喝酒吃迷藥那種,否則你心愛的女友大有可能給其他男人幹。如果一大堆朋友一起玩更要小心,不要以為那些是好朋友,色字當頭,你女朋友很可能給人家輪姦。



  第二,不要太公然玩弄,給熟人見到,人家會認為你和女友是色情狂,後悔也來不及,當然最好是去外地旅行,可以較開放地玩。



  第三,你自己要能接受這種遊戲,有些以為自己有這種喜好,到了真的看到女友給其他男人騎著,頓時怒火心燒,那就不好。



  第四,當然要小心女友的反應,因為有些女孩太保守,完全接受不了這種玩藝,玩過火她自殺都說不定,千萬要小心。



幸好我女友不是這種,她是表面矜持,內裡淫蕩那種,所以叔叔那次幹她,過了差不多一個月她才輕描淡寫地告訴我,我還故意詳細問她,看她害羞回答我的問題,也是件賞心樂事。



她說:「他最初在床上壓著我,後來把我推到窗台上,像你以前那樣從後面進來…」



你們看我女友描述得真簡單,好像一切都很平常那樣。我追問她:「後來呢?」



她才吞吞吐吐說:「做完我就睡去,不久他又叫醒我,把我拉進廁所裡再做一次…」



「甚麼?還有後下文?幹,我怎麼不知道呢?」



我那時真的睡去,完全不知道呢!我惡狠狠地問:「那到底一共幾次?」



女友開始有些害怕,囁嚅說:「沒有,才……才三次,最後一次就在沙發上做……」



真是豈有此理,原來叔叔那夜把我女友幹足三次!我開始有點想殺他。



女友竟然還沒說完:「到了早上,他要上班前又叫醒我,結果……就在門口幫他含……含爛交…」



原來還有這麼多情節,我完全沒醒過。我發覺我沒有對女友感到憤怒,而且只為自己睡去沒看到覺得可惜而已。看來我真的對這種事太喜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