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強奸之五部曲(全)
強奸之五部曲(全)

第一部被強奸的女主播

一、施暴菁玉倩照電台大美女正直二十二妙齡的菁玉

最近不知怎麽回事,顯得十分沒有精神;就連在主播台上也頻頻吃螺絲,主播群

女同事們從側面打聽才知道她最近在跟男朋友文傑鬧分手。



怎麽可能呢?菁玉的男友邱文傑是個家喻戶曉的大帥哥,又是邱氏財團少東

;菁玉與他交往也快三年了,金童玉女不知羨煞多少新聞部的同事們;如今竟然

要鬧分手了,實在令人不解;大概隻有菁玉能告訴我們真正的答案吧!深夜十二

點鍾菁玉剛剛報完X線夜報,下了主播台;同事們約他去吃宵夜,她拒絕了;表

示已經很累了要回家睡覺,大家覺得她剛跟男友鬧矛盾心情不好;便不勉強她了

,一群同事們便相約吃宵夜去了。



菁玉一個人回到更衣室,卸下主播的套裝;隻剩下一套紫色的性感內衣褲,

她看著整容鏡?的自己;美麗的長發,標準的瓜子臉,十分勻稱姣好的身材加上

感性的面貌,覺得自己跟文傑真的是天生的一對;文傑家世好,學曆高;兩人的

關系也十分親密,但她始終覺得文傑總是缺少了什麽?咳!算了!況且;自己還

那麽年輕。。。。。。。。



走出八德路TVXS大樓外,原來外面正下著大雨,菁玉撐著一把小傘;雨

勢大得根本無法用傘遮蔽,菁玉的身子有一部份已經淋濕了;她慌忙地對著往來

的計程車招呼揮手,可是沒有任何一輛肯停車載客;更離譜的是有一輛白色小客

車在她面前直呼而過,濺起的水花將她噴得全身都濕透了。。。。。。!



隻好先回公司了,她回身再走回大樓?;準備回更衣室去梳洗一番,到了新

聞部門前卻發現門是上鎖的;她便去找值夜班的福伯取鑰匙,哪知道值班的福伯

早已不見人影了。



當菁玉正彷徨無助的時候,背後傳來一個身影:「妳不是夜報主播菁玉小姐

嗎?」



來者是TVXS餐飲部的助理廚師阿德,年紀快四十了,高大壯碩的體格;

清晰可見的胡渣與胸毛,外表給人感覺就是一個十足粗魯的男子。



此人是個老色狼,不知奸淫過多少美麗少女,名聲一直不好。



他早就盯上菁玉了,一直在找機會上她。



「你是餐飲部的人嗎?我想回新聞部可是門鎖上了。」



由于菁玉的全身都濕透了,她身上所穿的性感紫色內衣清晰可見;菁玉與另

一名主播雅莉同是電台兩大美女,她長著一副讓任何男人一看就心動的身材,一

頭濕濕的長發披在腰際上,35-22-35的身軀在雨水的襯托下性感極了。



阿德先是盯了一下她的挺拔高聳的胸部,再對她說道:「我來幫妳開開看。





阿德走到菁玉的身旁試著幫她開鎖,一邊跟她聊著:「X小姐,我最喜歡聽

妳報新聞了,妳長得那麽漂亮;聲音又好聽,早就應該讓妳當晚報的主播了!什

麽X雅莉,隻不過是比你大一歲而已。」



雖然知道是灌迷湯,但聽在菁玉耳?;還是感到十分窩心,頓時在淋濕的身

上又升起了一股暖意。



「不行,還是打不開。」



菁玉著急道:「那。。



那怎麽辦呢?」



這時阿德毫不忌諱地用雙手握住菁玉的肩膀說:「沒關系,我們餐飲部有浴

室和幹淨的工作服。



妳先到那兒去梳洗,換上幹淨的衣服以後;我再開車送妳回家好了!」



菁玉對阿德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臉上立刻一陣泛紅;今年二十二歲

的她雖然有過包括文傑在內的許多男人的追求,但至今仍是處女。



因爲從來不曾被如此粗壯的男子握住肩膀,她趕緊慌忙道:「那怎麽好意思

呢?」



阿德十分豪爽地說:「沒關系啦,大家都是同事嘛!不要客氣。」



菁玉雖然明知此人是出了名的色狼,和餐飲部不少少女發生過性關系,有過

不少強暴女生的傳聞,還和幾個有夫之婦關系暧昧,但對方一番好意也不便拒絕





阿德帶著菁玉到餐飲部廚房的浴室,這是一個隻能容納一個人的淋浴室;褶

疊門是用毛玻璃作的。



菁玉進入浴室以後便轉開水龍頭開始淋浴,阿德刻意將廚房的燈關掉,頓時

隻剩下浴室的燈亮著;在半透明的毛玻璃下,菁玉的迷人的身體隱約可見;那兩

腿之間濃密的幽谷,隨著她轉動身體而若隱若現;那高聳的雙峰,在蓮蓬頭的刺

激下更加挺立了。



阿德看在眼?,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啊??!



這就是我的偶像主播菁玉嗎?」



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這個天生尤物。」



阿德色膽包天,性欲極強又有過多次強奸少女的經曆,見菁玉和男友發生矛

盾,知道有機可乘。



“嘿,嘿,就在今晚吧。」



阿德蹲在門口欣賞著,沈醉在他的奸淫計劃?!-----------

-----------------------------------

---------------------------------話說

阿德在浴室外窺視菁玉淋浴,但好事不長久;菁玉很快就已經梳洗完畢,阿德拿

一件幹淨的廚師工作袍遞給她穿;這是一件和式的工作服,類似空手道裝要綁腰

帶的樣式。



菁玉換好了衣服便步出浴室,一陣少女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由于她?面隻

穿了貼身乳罩和小內褲,所以胸前白皙的肌膚清晰可見;隱約微露半個乳房和深

深乳溝。



阿德見菁玉迷人的模樣而呆住了,贊美聲脫口而出:「菁玉小姐,妳好漂亮

喔;想不到妳不化妝的時候看起來是那麽地清純!」



被阿德如此稱贊菁玉羞澀的說:「阿德,真不好意思;這麽晚了還要麻煩你

!」



阿德十分得意地說:「走吧,我送妳回家!」



菁玉有一點猶豫,但想自己的身份,對方一個櫥子,不會亂來吧。



兩人來到地下一樓的車庫,阿德的車子是一輛三門的箱型小貨車;阿德將座

位清理了一下:「抱歉!東西太多有點亂!」



菁玉連忙回答:「沒關系啦!」



兩人上了車以後,車子就直駛出TVXS大樓;此刻是深夜兩點鍾了,外面

的雨勢比之前更大了;同時還夾帶著強風,車子行駛時還不時可以看見強風將一

些垃圾樹葉吹得滿天飛舞。



菁玉開口:「好恐怖哦,這麽大的風!」



阿德回答:「奇怪?好像沒有聽說有台風要來啊!」



由于阿德的貨車避震系統不是很好,所以車子開起來顛頗的相當厲害;此時

菁玉覺得下體有些不自在,好像有什麽東西抵住她的私處;由于她隻有穿一件工

作袍而已,所以抵住她下體的東西所帶給她的觸感是很明顯的;加上車子顛頗得

很厲害,那種觸感讓她覺的很不自在但是好像又很。。。



很舒服;在一陣連續搖擺與刺激下,她已經覺得私處所受到的刺激相當愉快

;最後菁玉忍不住從嬌小的嘴巴叫出了短促的一聲︰「啊!。。」



「怎麽了!」



阿德連忙問到,菁玉有些不自在地指著自己的座位說:「座。。



座墊上好。。



好像有什麽東西耶。」



接著她自己將手伸到坐墊與私處接觸的地方,將那不明之物拿出來;天啊

!原來是一顆大鋼珠,大概有小孩的拳頭那麽大;難怪她。。。。。。



阿德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那是我用來練腕力的鋼珠啦,妳也知

道我們這行需要有很大的力氣的。」



菁玉也回答:「沒。



沒關系!」



阿德連忙將鋼珠取了過來,卻發現亮麗的鋼珠上布滿了類似像膠水的透明液

體,那是?沒錯,那是淫水!原來菁玉在這大鋼珠的強烈刺激下,私處已經濕淋

淋一片了。



連貼身的白色小內褲都濕潤了。



兩個人都知道鋼珠上附著的是什麽東西,所以菁玉的臉都泛紅了,一想到對

方是個大色狼,自己他目前出醜,尴尬極了。



沈寂了一段時間兩人沒有再對話,阿德此刻用斜眼偷偷瞄了菁玉的表情;發

現此刻她的臉還是非常的紅,再往下看菁玉的一對十分豐滿乳房在車子顛簸的起

伏下;上下左右搖擺不定,非常好看。



此刻阿德的陽具也有一些忍不住了,褲裆前立刻升起了一座高高的帳篷;非

常的雄偉,菁玉看到阿德的陽具升起以後嚇了一跳!立刻將頭擺到另一邊;這個

時候氣氛更加尴尬,菁玉的心跳得非常的快;她不禁偷偷地去瞄了一次阿德的帳

篷,此刻她有點害怕,覺得阿德是不是有什麽想法;而且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居然

有如此巨大的陽具。。。。。



車子終于開到了菁玉的住所,車外的風雨更大了;阿德拿了一把特大號的雨

傘對菁玉道:「菁玉小姐,我先送妳到門口吧!」



菁玉見風雨這麽大就回答:「好吧!」



兩個人就撐著一把特大號的雨傘一起下了車,朝住所大門走去。



阿德悄悄用鐵片劃過左手上臂,上臂開始流血;但剛流出的血卻馬上被大雨

沖淡。



菁玉慌忙道:「阿德!你怎麽了。



還好吧,哎呀!你流血了。」



阿德若無其事地說:「不要緊,不知被什麽東西劃了一下,皮外傷而已。」



菁玉心想本該讓阿德進屋敷個藥,但對方是出了名的大色狼,萬一他心懷不

軌。。。。



可想到是他開車送回家的,隻好尴尬地說:「先。。。



先到我家敷個藥吧!」



阿德假意回答道:「這麽晚了方便嗎?」



菁玉回答:「沒關系,今晚你幫了我這麽多忙;我還沒來得及謝你,現在你

又受了傷!」



阿德乘機回答:「那。。



好吧!」



菁玉沒想到對方答得這麽快,隻好和他一起向自己的家門走去!-----

-----------------------------------

-----------------------------------

----話說菁玉與阿德兩人回到屋子?,阿德順手關上門。



菁玉忙著找尋急救箱;根本沒有時間將身上的工作袍換下,忙亂了一陣子後

終于找到了急救箱。



她趕緊到阿德身邊道:「阿德,我先幫你止血;阿德狡詐地一笑,“可是有

外衣。。。」



菁玉一咬嘴唇:「你。。。



你先把外衣脫掉吧!」



阿德很幹脆地就把外衣脫了,隻剩下蘭色的牛仔褲。



眼前菁玉所看到的是一個骠形大漢;寬闊的肩膀與濃密的胸毛,從背面看起

來簡直壯得像一頭熊一樣。



菁玉看到這樣的體格差點愣住了,因爲這跟她的前任男友文傑的體型完全不

同;文傑是屬于瘦高型的。。。。。



但想到對方如此強悍,自己一個弱女子。。。



“哎,管他的,先敷藥再說,他一定不敢亂來。



菁玉還是趕緊爲阿德止血,由于阿德的塊頭非常大;菁玉幾乎必須貼著阿德

的身體才能幫他止血。



而阿德卻故意將手放在自己身體很近的地方。



這時兩個人的身子貼的非常近,已經近到可以聽到彼此呼吸的聲音。



阿德覺得自己真是豔福不淺,居然可以跟自己的偶像主播這麽的親近;他很

仔細地打量著菁玉,赫然發現她的工作袍已經松掉了,大概是剛才一陣慌忙所導

緻的;低下頭去看,菁玉那一對碩大挺立的乳房在已被雨水打濕的白色乳罩下呼

之欲出,幾乎完全呈現在眼前,似乎要將奶罩沖破;飽滿的雙峰加上淡粉紅色的

乳頭緊貼幾乎透明的奶罩,一頭長發披過腰際,加上菁玉身上傳來陣陣少女幽香

,讓阿德的鼻血快噴出來了!心想老子奸淫過無數少女,菁玉無疑是最美身材最

好的一個。



菁玉要是處女的話,今晚的豔福就更妙不可言了,不禁露出陣陣淫笑。



他色迷迷的緊盯著她的白皙乳房,可是他那巨大的陽具卻沒有那麽聽話;已

經迅速地充血了,高高頂起。。。。。



菁玉與阿德身體貼得很近,她從阿德身上所聞到的是一種特殊的體味;這種

體味是屬于粗線條的男人體味,她覺得這種味道非但不會感到排斥;反而令她有

興奮的感覺,因爲她覺得這種體味比起一般文绉绉的男人所擦的古龍水味道好多

了,就像文傑一樣,太文了,也許這就是和他老和不來的原因;她就暫時沈醉在

這獨特的氣味當中。。



心想阿德這人挺愛助人的,如果他不是名聲太差,蠻可以交個朋友。



可菁玉哪?知道,阿德此時正色迷迷的看著她的乳房,準備著奸淫計劃。



這時阿德的肉棒突然的脹大抵住了菁玉的小腹,菁玉嚇了一跳︰「呀!」



她推開了阿德,卻再度看到阿德巨大肉棒鼓起;吃驚地道:「你。。。



你想幹什麽?」



疑懼隻心大增。



因爲剛才推開阿德太用力了,以緻于她的袍子脫落了一邊,露出了半邊的

肩膀與酥胸;阿德見到此狀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個健步就撲向菁玉︰「想幹什麽

,菁玉小姐,我好喜歡妳!我想你好長時間了,今晚就給了我吧。」



「不!不要!」



菁玉叫喊著,但對阿德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一時還無法反應就已經被阿德拉

過擁在懷中;外袍被他粗暴地撥落在地上,隻剩下乳罩和內褲還貼在身上。



她試著想要掙脫,雖然她的1米67的體形不算太小;但和阿德這樣1米8

2的骠形大漢比起來,她的體型確實顯得嬌小了。



所以她根本無法掙脫。



自己無比白嫩嬌小的嬌驅和阿德長滿胸毛的粗糙的黃黑色皮膚的強壯身軀就

這樣站著緊貼在一起,阿德強有力的雙臂使兩人身體緊帖得沒有一絲縫隙,菁玉

白嫩的胸部被他的體毛磨蹭著,豐滿的乳房被他健壯的胸膛壓的扁扁的,圓滑豐

滿的白臀被他的有力的右手放肆的抓摸著,並被向著阿德陽具方向狠壓著。



光滑白皙的玉背被他瘋狂的左手來回撫摩著。



菁玉明顯感覺到他那無比巨大的陽具正隔著牛仔褲強頂著自己的私處,而由

于臀部被壓使私處根本無法擺脫陽具的糾纏,感覺他的陽具似乎要沖破牛仔褲和

自己的小內褲一樣。



懷抱這樣動人的半裸玉體使阿德體內欲火更盛,心想今天非強奸了這大美女

不可。



而阿德粗暴的動作、男人身上體味和極有力的磨蹭,不禁使從未嘗過禁果的

菁玉體內有閃過一種莫名的沖動,但沖動一晃既逝,理智很快恢複,一想到對方

是出名的大色狼,而自己是名播音員,被這樣的人奸淫真是丟死人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還是個處女,怎能將寶貴的貞操給他,雙手拼命的捶打著阿

德的胸膛,「不!不要!求你,不要!放開我,求。。。



求你。。。



不要!」



菁玉的臉羞的通紅,大聲叫喊著。



可阿德就是要看菁玉這副嬌羞模樣,紅通的臉蛋更增菁玉繡色,使她更加動

人。



看著這美麗的少女被自己恣意完弄,阿德不禁哈哈淫笑著:「叫阿,叫啊,

女人不叫,男人不愛,最好讓大家都聽到我阿德是怎樣強奸這美麗的名主播的。





菁玉聽了這話哪敢再叫,隻用手捶打他的胸膛,可這對阿德來說就像撓癢一

樣。



秀麗的長發不停飄擺著,突然感覺到他的陽具大龜頭頭正隔著牛仔褲在自己

隻有一層薄薄小內褲遮擋的陰部狠命摩擦,弄的菁玉感覺既舒服又難受,陰蒂被

摩擦的一陣陣瘙癢,陰道內不禁分泌出淫水,使小內褲甚至阿德的牛仔褲都打濕

了,一方面怕自己抵擋不住,一方面又怕他的陽具竟會頂破牛仔褲一下子就奪去

自己的貞操,隻好壓低聲音輕聲苦苦哀求著:「求你。。。



不要,饒了我,饒。。。



饒了我吧”但菁玉很快地被阿德將充滿臭煙味的大嘴與櫻唇湊上,隻能發出

“恩、恩”聲,這更增強了阿德的性欲。



一直視貞潔如命的菁玉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強吻過,甚至都沒與男友接過吻





阿德久經戰陣的陽具大龜頭很快感到了牛仔褲上的濕潤,不禁性欲勃發。



一方面繼續用陽具頂磨菁玉的陰部,換左手狠壓她豐臀,一方面很快的將舌

頭伸進菁玉了芳唇?去挑弄她的舌頭;菁玉的舌頭拼命向外頂抵抗著,可哪?是

他的對手,櫻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據了。



另外阿德的右手也隔著奶罩握住了她的乳房上下的戳弄,發現菁玉的乳房不

僅豐滿堅挺更充滿彈性,阿德預感她可能還是個處女,使得阿德愉快無比的大把

大把的抓捏著她的乳房。



在阿德放肆的完弄下菁玉隻感到一陣暈眩與呼吸困難;但是在阿德粗造胡渣

的刺激下,在男人強壯身體的摩擦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玩弄她的乳房,此時

菁玉的下體也反應連連。



阿德不愧奸淫過無數少女的老色狼,即使強奸也使得菁玉淫水不斷。



阿德龜頭上的感覺更強烈了,竟然放肆的順著菁玉的乳房往下撫摸經過小腹

來到了她的神密幽谷,阿德順手欲伸進菁玉的小內褲?一摸,可菁玉不知從哪?

來的力量竟抽出嬌小的右手來阻擋他的粗大的右手。



他索性順勢一把就隔著菁玉的小內褲抓摸她的肉嫩陰部,菁玉的小手卻隻能

無力的抓著男人右臂做無謂的抵抗。



手越過了給愛液濕潤了的內褲,在菁玉的大腿內側徘徊。



那兒的肌膚特別幼嫩,滑不溜手的。



強烈的刺激使菁玉下意識的急急挺動腰肢。



阿德的手回到該到的地方,在濕潤的內褲上停了下來。



濕透了的內褲根本已失去了保護的作用,阿德的手指完全可以感覺到菁玉陰

戶的形狀。



一條溪谷,正不斷湧出稠密的春水。



小溪盡頭,正是菁玉性感的樞紐。



雖然隔住內褲,但阿德技巧的愛撫,仍教菁玉刺激得死去活來。



索性隔著內褲撫摸陰核,並用兩隻手指輕輕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動著。



直接的刺激令菁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揉磨肉嫩嬌小的少女陰部使阿德舒服無比,嘴上的親吻更加激烈了。



驚喜的發現她的小內褲已經都濕遍了;更用右手中指不斷來回撫弄她的陰唇

,使得內褲一小部都陷如了陰唇。



蜜汁不斷地從她粉紅色的小縫流出來。



阿德發現她右手隻是抓著自己的右臂,便放肆的一把將右手伸進她的小內褲

?,一會兒狠命抓摸著她的肉嫩陰部,一會兒又輕輕抓扯著菁玉濃密的陰毛。



甚至又放肆的將手伸進她的兩腿之間,抓摸菁玉下體,指尖輕觸密洞口;中

指則已埋在肉縫中攪動,而且向洞口慢慢推進。



第一節指頭已經探進入了從未緣客掃的花徑,但覺溫暖濕潤,陰道緊繃著的

四壁被慢慢迫開。



菁玉感到下身有異物闖進,怪怪的很不舒服。



但全身的甜美感覺,卻叫她竟忘了躲避。



手指一面繞圈子的緩緩挺進,第二節手指也進入了。



菁玉感到下身愈來愈脹,愈來愈不舒服。



哎呀!「痛!」



菁玉感到這一下很痛。



阿德也感覺到指尖遇到了障礙物,軟軟的不知是甚麽東西。



他試試輕輕地再往前一頂,「哎!」



菁玉又喊了出來了。



難道是處女膜。



一想到自己將要強奸的名主播竟然是處女,啊德不禁血脈噴張,心想一定要

用大雞巴給她開苞。



強烈的感到菁玉的玉洞又小又窄,緊包著自己的手指,阿德隻有停止前進,

此時半截手指被菁玉的玉洞緊緊吸著,又溫暖又柔軟,非常舒服。



他嘗試將手指慢慢抽出,又再緩緩插入。



但保持不弄痛菁玉。



這樣輕柔的抽送,菁玉倒可以接受,反而愈來愈覺得舒服。



再加上陰核上和胸前兩點均被磨的強烈刺激,菁玉又難受了,隻見她全身泛

起紅暈,腰肢猛烈的挺動著,一股股愛液激射湧出,身體陣陣激顫,陷入失神狀

態。



過了一會兒菁玉才驚懼的感到他可能用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內,雖然體內瘙

癢連連,淫水不斷,但由于強烈的害怕就這樣失去處女,自己的貞操竟然會被這

樣的人奪去,下意識的緊閉雙腿,夾緊了他的右手掌,拼命搖頭使小嘴擺脫男人

無恥的強吻,抱著一線能使對方憐憫的希望,喘著氣,低聲哀求道:「不,。。





不要。。



不可以,。。。



我有男朋友了。。。



他。。



他不會放過你”阿德得意的笑道:「饒了你,你別做夢了,你這樣的大美女

我不上你太可惜了,文傑那個書生我根本沒把他放在眼?。



再說你又不是處女,怕什麽。」



左手承勢從她的臀部剝下小內褲,大把抓摸她的豐滿玉臀。



而菁玉哪有精力去管他的左手,任由他抓撫,聽他的語氣自己似乎有一絲希

望,紅著臉以幾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你。。。



你饒了我吧,我。。。



我。。。



我還是處女。」



“真的麽,我不信,”阿德故意道。



“真的,我。。。



我真是處女,求。。。



求你,放過我吧。。。。



求你了”沒想到大主播自己承認是處女,一想到今天要插穴的不僅是個天生

尤物,居然還是個黃花大閨女,而且還是她親口說出,阿德更加性欲勃發,陽具

更加高高勃起,哈哈淫笑道:「太好了,我更要定你了,這年頭美女是處女的太

少了。」



說著右手更加瘋狂的在菁玉雙腿的緊夾下用手指分開陰唇撫摩洞口早已濕潤

的肉壁,左手一下從背部將菁玉更緊的攬在懷中,頭一下就埋在早已被磨蹭的更

加高聳挺拔的嬌嫩雙乳之間,張口就放肆的狂吻菁玉那迷人的深深乳溝。



菁玉無比迷人的嬌軀在男人懷中拼命掙紮著,然而水蛇般的嬌軀的扭動更增

強了雙方肢體的摩擦,男人更感到無比的舒暢,瘋狂的用嘴玷汙著菁玉那珍貴的

乳溝。



菁玉沒有想到自己的哀求竟然換來的是對方更加強烈的非禮。



而他的強抱幾乎使自己雙腿離地,隻得用左手鈎住男人的脖子,右手仍然抓

住他的右臂防備他右手的無禮插入陰道,想道自己的抵抗是那樣的無力,而自己

的陰戶就這樣暴露在一個老色狼的面前,心想隻要能保住處女膜不失守,他想怎

樣就怎樣吧,自己隻有忍耐。



一邊咬牙忍耐著劇烈的愛撫帶來的強烈快感,一邊仍低聲哀求著:「不要。

。。



恩。。。



不要,求你饒了我,我。。。



我不想。。。



不想失去處女!」



而即將被強奸的女人的無力和哀求更喚起了男人的野性,阿德無恥的挑逗道

:「騙人,不想失去處女那你爲什麽玉腿夾著我的手不放。」



菁玉粉臉羞的通紅,但心想怎能再上你當,稍一放松他的手指隨時可能插入

陰道。



于是反而將腿夾的更緊了。



阿德一看她又上當,不禁再次淫笑,猛得強吻住菁玉的櫻唇,舌頭再次深入

玉口,強行與處女的滑舌纏在一起;左手環抱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不斷撫摩;右手

在菁玉雙腿的緊夾下抓摸陰戶更加舒爽無比,感覺小穴陰唇已經非常濕潤能被很

輕易的翻開,索性用食指深入外陰道,一邊用手掌撫摩陰蒂,一邊用食指按摳外

陰道內的女人最敏感的陰核。



菁玉頓時被搞的陰戶內酸癢無比,淫水像決了提的洪水一樣,淋了阿德一手

都是,這時的菁玉玉唇被吻,豐乳被緊貼在男人長滿胸毛的壞中,陰道,陰蒂,

陰核都被玩弄著,嬌軀已經癱軟,雙腿已漸漸夾不住男人的手掌了。



阿德乘機將右手伸過陰戶去撫摩玉臀,而用手臂狠命摩擦菁玉的陰戶並慢慢

將她雙腿擡離地面,形成菁玉幾乎全裸的叉坐在男人右手的姿勢。



阿德的強奸行爲不知爲何反而使菁玉更容易興奮,淫水更加洶湧,玉舌竟然

不自覺的主動和男人的絞在一起,小穴坐在手臂上不自禁的來回移動以增強摩擦





就這樣菁玉繼續被強行愛撫和強吻10多分鍾之久。



菁玉忍不住發出動人的叫床般的呻吟。



突然阿德感到她的陰唇張開了,忙用手掌猛揉陰戶,這時菁玉的陰唇猛烈的

將自己的手掌向內吸,陰戶一陣陣的痙攣。



突然一股濃濃的陰精從陰道內熱熱的噴射而出,淋在阿德的手掌上。



菁玉就這樣有了第一次高潮。



全身已香汗淋漓,由于高潮後的乏力,菁玉趴在男人。



沒想到自己被強暴還能有高潮,菁玉感到十分羞恥和委屈,不禁流下難過的

淚水。



欲知菁玉能否保住貞操,請看下回分解。